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
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3g.sxxww.gov.cn/
投稿:sxxww5822186@163.com
您现在位置:沙县新闻网 >> 沙溪流韵 >> 文学 >> 浏览文章

水美土堡怀想

来源:沙县新闻网 作者 未知 无障碍【语音播报】

    当车子往山的高处急速行驶时,隐约从山林中闪现出土堡那高高的土黄色围墙,在群山环绕的绿色背景中那一抹黄显得那么与众不同。近了,才看清那一抹黄就是那座壮观的建筑物——双元堡,与它相邻的是双吉堡、双兴堡,这就是隐藏在村庄里的水美村土堡群。
  进村,看到的第一座土堡是双元堡。据村主任介绍,双元堡是张氏家族修建的第三座土堡,始建于同治元年(1862年),距今154年,呈前方后圆形,占地面积6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100平方米;堡墙高约十米,堡墙内侧设走马道,土堡坐西朝东。站在土堡高大的正大门前,土堡显得坚固、壮观。
  站在双元堡的正门,望向南边,不远处的山脚下是另一座土堡——双兴堡。这是张氏家族建的第二座土堡,始建于清道光二十七年(1848年),坐南朝北。双兴堡呈前方后圆形,比双元堡规模小些。与这座土堡相对中间隔一大片阳面田的是张氏家族修建的第一座土堡叫双吉堡。双吉堡始建于清道光二十六年(1847年),前方后圆,坐北朝南。二堡中轴处在同一直线上,整座土堡依山傍田。双吉堡虽是最早建的土堡,却是三个土堡中最小的。
  当年,张氏开基一世祖来自安溪张氏,一世祖于清乾隆三十九年(1775年)率四子从安溪蓬莱向北寻找一个定居地,当走到沙县虬江乡岭美村(现称水美村)时发现这里的山水宛若他们的故乡,从此安居在此,繁衍生息,距今已200多年。
  漫步在连接土堡之间的村道上,我在想张氏先祖为何会选在这里落脚?难道真是这个村像他们故乡吗?村主任说,村子往南走约近一个公里就是沙溪河,目前还存有一个古码头,村旁曾有一条沙县通往三元、永安、长汀的官道。听到这里,我忽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觉得他们之所以选择在这里落脚,除了这里像他们的故乡之外,更重要的是这里山清水秀,土地肥沃,海拔较高,气候湿润,是最适合种茶叶的山地;且水陆交通便利,可以下通福州,上通汀州,运输条件得天独厚,适合茶叶外销。此外,这里又山高林密,无城市的喧嚣,这是他们历尽千辛找寻到的一块风水宝地,我想这才是他们张氏祖先在这落脚的真正原因。在这块土地上他们辛勤劳作,开垦茶山,种植茶叶,加工茶叶。当年,张氏家族深谙经营之道,靠诚信创出茶叶品牌“张字”,还请来福州最有名的“镖局”护驾,无论走水路陆路,抢匪对悬挂“张氏”茶叶旗子的车船不敢轻举妄动,一时“张字”茶叶声名鹊起,周围百里茶农莫不以向张氏家族缴费把茶叶袋标上“张字”为荣。张氏兄弟正是利用这种经营模式硬把家业做得风生水起,事业臻臻日上,家财日益雄厚。历经七十多年到咸丰年间,张氏家族繁衍至入沙第四代已积累大量财富,成为方圆百里的豪族,以至于在1847年和1848年连续修建土堡,土堡也先由小而大,土堡可以说就是沙县人特有的爱拼敢赢精神的活化石。
  那么他们为什么一定要修建土堡作为他们民居呢?我想这和闽南人迁徙而来有关,为了不被外人欺辱,他们天生就有聚集而居的传统,他们习惯于生活在一个其乐融融的环境,因而他们具有一种强烈的家族认同感。他们隐居于深山,远离了市井嘈杂,如生活于世外桃源,但却又不得不面临另一个威胁那就是土匪侵扰。他们修建双吉堡和双元堡的时间是道光晚年,之前清朝在英法发动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失败,已进入由盛而衰的阶段,社会动荡不安,这也许就是张氏祖先不惜重金,连续修建两个土堡的原因所在,这两个土堡的修建也反映了张氏兄弟对时局及当时治安状况的忧虑。
  土堡在显示财富的同时也展现出威严和不可侵犯的力量,它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军事防御设施,走近三个土堡你会明显感受到它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股杀气。尤其是双元堡,墙体高大,厚实,土堡墙上密布的射击孔,站在土堡下就会看到一个个射击孔仿佛一双双锐利的眼睛在注视着你,你不知道它何时会朝你射出复仇的子弹,令人望而生畏。前堡的两角及后圆正中还建有岗楼,形成三点犄角之势,就像一个立体战壕。土堡的正门、偏门木板包有铁皮,门后安有横栓,可抗击有力的撞击,门上方还有防火攻的注水口,土堡俨然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军事堡垒。
  当然,如果只把土堡当成一个攻防兼顾的军事设施,那也是片面的,土堡实际上也是一座文化艺术的宝库。从外形建筑来看,三个土堡都呈马蹄形,体现了“外圆内方”、“天圆地方”的文化传统精神内涵。从建筑结构上看处处体现对称的美感。双吉堡和双兴堡处在一条中轴线上,遥相呼应,两个半圆似合非合,寓意着团团圆圆。堡内建筑飞檐翘角,似展翅欲飞的燕子,远望堡墙上的屋檐,层层叠叠,在这里轻巧与厚重巧妙地结合在一起。那“金”和“土”字形的防火马头墙,既包含主人的内心期望又使建筑充满灵动的美感。三个堡的装饰艺术各有特色,无论是窗门木雕、柱础石雕、天井花台架、室内外壁画等装饰,均十分精致,体现了主人的文化艺术品位。
  据张氏族谱记载,修建双元堡的张洵第,曾是贡生出生,按现在讲也是地道的文化人。土堡建筑上的文字无不体现主人的文化修养,在建筑里把文字恰如其分地融入其中大概也只中国才有。双元堡的朝东花岗岩石圆拱正门上方题刻“奠厥攸居”四字,出自《尚书盘庚》,语意为奠居正位。南偏门上题为“磐安”,北偏门上题为“巩固”皆寓为稳定、牢固的意思,这些字句显示了主人希望土堡和家业如长城般坚久稳固,屹立不倒。
  如今,住在这里的张氏族人都陆续搬出了土堡,有的迁到城关居住,有的迁到更远的地方,张氏族人开始新的迁徙。土堡终于结束了它的使命,再也不要设防了,三个土堡如同三个历经沧桑的老人,互相对视着,默默地守着老家,守候着一段历史,一段辉煌。

洪华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