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
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3g.sxxww.gov.cn/
投稿:sxxww5822186@163.com
您现在位置:沙县新闻网 >> 沙溪流韵 >> 文学 >> 浏览文章

哑 巴

来源:沙县新闻网 作者 未知 无障碍【语音播报】

●乐小丽
  她是个哑巴。
  带她来的是五婶,五婶的儿子大泉有点轻度弱智,三十好几了找不到媳妇,见到个姑娘眼里就冒火,死死地盯着人家看,村里的女人都怕他。
  五婶怕出什么事,带了哑巴来,说是别人介绍的。村里人却说是五婶花钱买来的,否则怎么不知道名姓也说不清是哪里人。
  哑巴来的第一天,就受到“婆婆”棍棒的礼遇,原因是五婶嫌她脏,要她洗澡,她硬是不肯,还把一大盆洗澡水给掀翻了。盛怒的五婶拧起墙角的棍子朝她劈头盖脸地打:“老娘还驯服不了你!”打得哑巴“咿咿呀呀”地满村子跑。
  傍晚,大泉回来了,看到蜷缩在角落里的哑巴,一头蓬乱的短发,肮脏得看不清原色的衬衫,浑身散发着浓重的狐臭,老远就能闻到那股怪味,忍不住嫌恶地嘀咕了一句:“臭烘烘的!”说着,给她重新装了洗澡水,拧了毛巾,递到她跟前,“洗洗!”
  哑巴竟然出奇地听话,默默地接过毛巾,乖乖地全身上下洗漱了一番。大泉看着干净的哑巴“呵呵呵”地傻笑着,哑巴也跟着“咿咿呀呀”地附和。
  打那以后,哑巴看到大泉就咧开嘴无声地笑,笑容痴愚之中竟有一丝羞涩。村里人爱打趣他俩,几个没脸没皮的甚至还打听他们的房中秘事。
  大泉不知道怎么应对,只顾“呵呵”傻笑。哑巴以为大泉受了欺负,挥着拳头“咿咿呀呀”地把他们赶跑。大伙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哄笑着四散而去。
  哑巴有使不完的劲,干起体力活顶得上两个大泉。每天起早贪黑,干完山上的、田里的活,回家还得干家务。哑巴力气大饭量也大,别人用碗吃,她用装汤的盆吃,那么大一盆饭一顿可以吃三盆。
  五婶一看,慌了,这样吃下去非把家里吃穷了不可,于是每餐只许她吃两小碗。哑巴肚子饿,只好趁五婶不在家偷着吃,被发现后又挨了一顿打。
  饥饿笼罩着哑巴,不敢偷自家的,就偷别人家的,渐渐地,由偷吃变成偷拿,看到喜欢的值钱的顺手就拿。终于,哑巴被村民们当场抓住,气势汹汹地拖到五婶跟前告状,五婶二话不说,当场抓起棍子就是一顿暴打,既是给让自己丢面子的哑巴一个教训,也是给村民一个交代。
  这次哑巴被打得很惨,浑身布满恐怖的伤痕。村里人早已习惯了哑巴满村子跑,五婶在后面提着棍子追的情景,再加上哑巴偷了他们的东西,他们在无动于衷之余甚至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感。
  受伤的哑巴躲在角落里,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疼痛,一动也不敢动。直到大泉回家,才挣扎着起身,哭着“咿呀呀”地扑过去。大泉从村里人那听说了哑巴挨打的事,不仅没有安抚哑巴,反而把她训了一顿,还罚她不许睡觉。
  那天晚上,有人听到哑巴“呜呜咽咽”地哭,夹杂着五婶的咒骂,大泉的训斥,一晚上没消停。不过,从那以后,哑巴真的没有再偷东西,可她仍然吃不饱,只好在垃圾堆里捡东西吃,还要偷偷地捡,否则被五婶看见又是一顿暴打。
  连村里最小的孩子都会嘲笑哑巴,他们跟在哑巴身后,朝她扔小石头,看到哑巴气急败坏的模样后满足地一哄而散。
  第二年开春,五婶兴奋地跟村里人讲,有人给大泉介绍了个离异的女人,虽然带着个女儿,但好歹是个正常的女人,还能生养。这就意味着,不能说话浑身怪味又怀不上孩子的哑巴将要被送走了。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五婶叫哑巴洗了澡,给她换了身衣裳。不明就理的哑巴被五婶带到村口,看到那辆等候她的三轮车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哭着蹲在那不肯走。五婶拼命拉她,可哪里拉得动。哑巴挣脱了五婶的手,飞奔回家找大泉。
  大泉正在打扑克,输得一塌糊涂,看都没有看哑巴。
  哑巴死死地拽着他的手,生怕一松手就丢了。
  大泉玩不了牌,甩手一个耳光:“X的,臭哑巴,还不给我滚!”
  哑巴愣了愣,更加急切地比划着,“咿咿呀呀”地试图说什么。很快,五婶气喘吁吁地赶来了,哑巴吓得直往大泉身后躲。一时间,打骂声、哭闹声,拉拉扯扯,你追我赶,场面乱成一团,人们笑着看这出闹剧,跟看电视剧似的。
  哑巴终于还是走了,被几个男人一齐架上车的,其中一个就是大泉。
  她走后的第二天,那个离了婚的女人来了,可惜呆了两个月又跑了,这是后话。
  哑巴走后,没有人再提起她,仿佛从来就没有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