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
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3g.sxxww.gov.cn/
投稿:sxxww5822186@163.com
您现在位置:沙县新闻网 >> 经济文化 >> 文化 >> 浏览文章

沙县文史资料第二十一辑——李纲在沙县

来源:沙县新闻网 作者 未知 无障碍【语音播报】


贬谪僻远之沙县


    北宋宣和元年六月,东京开封闹水灾,渺漫如湖,漕运不通,灾情甚重,李纲为此上了《论水便宜六事奏状》,提出治其源、折其势,固河防,恤民隐,省烦费,广储蓄六条意见,蔡京等“恶其言”,把他贬为“监南剑州沙县管库”。他提出的意见,大部分是要求修水利、赈灾民之类的建议,但其中提到“比年以来,工役寖多,仰食者众,岁以侵耗,遂至殚竭”,要求朝廷“凡营缮工役,花石纲运,有可省者,权令减罢”。宋徽宗贪图享乐,在东京建造规模宏大的“寿山艮岳”。这无疑是委婉批评了徽宗,触痛了蔡京。建设“寿山艮岳”工程,需用全国各地上好的石料和木材,地方官乘机勒索百姓,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许多正直的官员曾提过意见,但朝廷不仅不听,反而对建言者进行打击报复。李纲乘京师大水之机,为民请命,以求减轻给人民造成严重负担的“烦费缮工役”,停止“花石纲运”。北宋朝廷因此恼怒了,把李纲贬到“远小处”的沙县当一名管库的小官。李纲于这年冬天,途经钱塘、上饶、分水岭、武夷山、延平,在春节前抵沙阳。抵达沙阳之夕,“民居延火,几爇官局,因念以论水得罪,复以火惊,殊可笑叹。”李纲到沙县后,选择现沙县第一中学内的兴国寺西边客房为住所,取“人生无非大观世界一寓客,不妨随寓而安”之意,取居室名为“寓轩”,并著《寓轩记》。他在寓轩住得倒也清静舒适,《题寓轩》一诗道:“秋到寓轩殊不恶,满庭爽气有余清。架松着雨须髯奋,盆沼因风鳞甲生。葵向日光金盏侧,荷翻露颗玉盘倾。焚香默坐无人会,自觉诸缘次第轻。”


与沙县名士交往


    陈瓘,字莹中,号了斋。宋元丰二年探花,为人谦和,不争财物,闲居矜庄自持,不苟言谈,通《易经》。李纲与陈瓘交情甚笃,李纲有“得了翁书,并寄岩上石芝,言其味初淡,中苦,已而发甘,鲜有知此味者,感而赋诗”一首,诗中写道:“自古至言多逆耳,愿于苦处辨忠良”。陈瓘去世后,李纲写了《祭陈莹中左司文》,追忆两人的交往,称赞陈瓘正直的品格,表达了敬仰之心,抒发了哀痛之情。在《故赠谏议大夫了斋陈公真赞》写道:“如玉之温,在睟其容。如山之峙,有主其中。论事在蓍龟之审,知人如衡鉴之公。金百炼而不耗,水万折而必东。置死生于一舍,会事理而皆融。吾不知其谁氏之学,混儒释而为宗,兹其所以为了翁者欤!”建安刘珙称赞二人道:“了翁谏议,以忠言鲠论,排击群邪,身虽屈天当时,其言验于靖康祸变之后。梁溪丞相,英风谊概,身任安危,声名振于华夷,而望实基于都城论水之际。二公出处不同,其忠诚忧国一也。观谏议所遗丞相书,相知之深,期待之厚,以前朝一二巨公许之,岂非道同气合故耶!”


    李纲本是邓肃崇敬之人,二人交谊颇深,早年即“相倡和,为忘年交”(《宋史·邓肃传》)。李纲对邓肃的影响很大,从几件事可知。第一,宣和元年十一月谏“花石纲”一事。宣和元年李纲主要因为要朝廷停建“寿山艮岳”,停运花石纲被贬沙县的。而当年十一月,邓肃呈《花石诗十一章并序》,批评那些借献“花石纲”以营私利的阿谀奉承之徒是“饱食官吏不深思,务求新巧日孳孳。不知均是圃中物,迁远而近盖其私”。当朝权臣见诗大怒,将邓肃逐出太学,贬回故里,而邓肃义无反顾,挥笔写下“填海我如精卫,挡车人笑螳螂。六合群黎有补,一身万段何妨”的诗句。第二,靖康元年,李纲复职任尚书右丞、亲征行营使,在李纲的举荐下,宋钦宗于便殿召见邓肃,赐以进士出身,补承务郎,并授予鸿胪主簿之职。建炎元年八月,李纲被罢相,太学生陈东等为保李纲被斩首,一时间朝廷内外噤若寒蝉,邓肃毫不畏惧,毅然呈上《留李纲疏》,含蓄地批评宋高宗出尔反尔的行为,因此触怒了宋高宗,被免去左正言之职,谪贬回乡。第三,建炎三年,邓肃之友新安吕之望继任了当年李纲被贬沙县时担任过的管库之职,而且住在李纲住过的地方。吕之望也是敬仰李纲的刚直之士,他到沙县任职后在寓轩处建堂以纪念李纲,命名为具瞻堂。堂成邓肃即造访了,并写下了名文《具瞻堂记》。


    罗畸,字畴老,罗从彦的同祖父堂兄弟。宋熙宁九年中进士。崇宁年间,京都郊外的“辟雍”落成,朝官奉命作词庆典,罗畸所作居第一,进官一等,以右文殿修撰出任庐州、处州等地知州。罗畸著《芸阁秘录》、《蓬山志》等。2004年2月,在沙县金沙高新科技园区出土了“宋故殿罗公墓志铭”,现存放沙县博物馆。李纲谪居沙县时,恰逢罗畸获得朝廷批准回乡休养。李纲对他非常尊敬,他们常在一起诗词唱和,一起欣赏畴老所藏的华岳衡岳图、李伯时画马图、龙兴老碑刻等等,一起乘泛碧斋饮宴于十里平流。李纲离开沙县时,特地与畴老叙别:“谪堕闽山款栋闳,日亲高义慰平生。忘年许结看经社,乘兴时参在野旌。三径高怀穷水石,七峰佳气入轩楹。舫斋谈笑龟鱼贯,翠阁吟哦卷轴成。方幸游从陪杖履,敢将踪迹叹蓬萍。宽恩宥罪千钧重,小艇浮溪一叶轻。北阙未应容接武,东皋从此遂躬耕。宁亲幸惬区区志,去德还深恋恋情。般若光中无聚散,毗卢海里任纵横。愿公更展垂天翼,拭目鹏抟九万程。”十年后,李纲为躲建寇,携家路过沙县,重访畴老故居。此时畴老已故去多年,而芳草凄迷,春色依旧,往事如昨,遗音隐约,李纲无限感慨,赋诗到:“凤去梁摧忽十年,空余文翰世间转。池台春色仍依旧,几杖遗音犹隐然。把酒屡陪高阁醉,挥毫几和《白云篇》。追寻旧事如畴昔,泪湿幽花曲槛前。”


    此外,在沙县期间,李纲还与陈渊、陈兴宗、玉局翁、邓季明、邓成彦、俞祖仁等多有来往,互相诗词唱和。

 

结缘沙阳风景名胜


    李纲在沙县的时间还不到一年,但足迹遍及沙县境域的名山胜水,并留下了不少诗词佳作。他将沙县城溪南面傍溪的七座小山由东而西依次命名为朝阳峰、妙高峰、真隐峰、凝翠东峰、凝翠西峰、桂花峰、碧云峰,并一一题诗。沙县城区平流十里,却没有画舫游船,不能在溪上泛舟尽兴。宣和二年初夏的一天,李纲说起了溪上缺了游舫的遗憾。听者有心,还不到一个月,就造好了一艘“华丽宏壮,有浙舸之风”的游舫,还取极具诗意的“泛碧斋”之名。泛舟十里平流,李纲“四顾溪山邑屋之美,欣然忘归,而去国流落之感,得暂释焉”。李纲和罗畴老、邓肃、陈渊、陈兴宗、邓季明等常在泛碧斋上欢宴,“去国不知流落恨,亲仁且尽笑谈欢。”“山秀溪美,风清月白,恍如尘外,意欣乐之”。沙县深厚的人文底蕴,秀丽的山水风光,为李纲创造疗养身心的良好的环境。李纲被贬谪的痛苦被慢慢化解,稀释到沙县的灵山秀水之中。


    沙溪北岸,临溪有高阁,李纲抵沙阳时,民居着火,阁也化为灰烬。第二年夏天,邑令黄道等在其旧基上僝工鸠材,扩建而成,李纲名之“凝翠阁”。李纲曾和邑令登阁宴乐,其诗云:“登临缥缈出尘寰,疑是蟾宫昼不关。宴乐樽罍在天半,嬉游歌吹落人间。棋枰万井东西郭,画轴千屏远近山。贤尹风流占仙籍,青云随步稳跻攀。”宣和二年(1120年)6月,当朝复召李纲返京任职,邓肃等乡贤在沙溪河畔的凝翠阁设宴饯别。席间,李纲吟诗以赠友人,邓肃等人也即席酬唱。邓肃写道:“栏前碧玉四围宽,满座春风文字欢。霜气袭人秋更爽,溪光映月夜生寒。登临顾我那能赋,姓字从公逐不漫。此景此时难再得,相思但把锦囊看。”从此诗看,朝廷虽然六月召李纲进京,可能古代信息传递慢,李纲到初秋才离开沙县。


    旧县志记载,定光佛经过沙县,幻身为老僧,自溪南虚步而渡,李纲正好走在溪边,看见他,觉得他是一个奇异的人,就问他姓名籍贯。他说:“姓郑,世代都住在泉南,现在前往汀州。”李纲问:“你肯为我留下来吗?”他回答说:“不可以。”于是李纲向他询问自己的前程,他援笔作了一偈:“青著立,米去皮,那时节,再光辉。”初读其言,李纲不知何意,等到靖康改年号,皇帝征他回朝廷,才知晓偈中之意。又载,李纲贬沙县时住在兴国寺,看见一位老僧过河,不是走在桥上,而是凭虚而行,心里觉得奇怪,尾随他到洞天岩,老僧在一块石头上睡觉,李纲等到他睡醒,与他交谈,握着他的手走了一里多,直到溪桥才告别。别后回头看那老僧,竟乘云而去,方知是定光佛化身,于是把与定光佛告别的那桥命名为“步云桥”。步云桥今当在城西大洲一带,桥下有井,叫步云井。


    李纲在沙县境内选出8处名胜,称之为“沙阳八景”,这八处是:凤岗春树、豸角秋烟、七峰叠翠、十里平流、洞天瀑布、瑶池夜月、瀛洲西照、吕峰晴雪。可惜经历近千年后,现在沙阳8景中的凤岗春树、豸角秋烟、洞天瀑布、瑶池夜月已被毁。十里平流,也叫太史溪,此名由李纲咏沙溪诗而来。其诗写道:“平溪绿净见游鱼,十里无声若画图。但道曾经太史爱,不须污染自为愚。”


对沙县文化教育的影响


    宋代是沙县文化的繁荣鼎盛时期,有进士146人,其中特科进士31人。宋代三百年间涌现出了罗畸、陈瓘、邓肃、罗从彦、陈渊、张志远等一大批的文化名人。在李纲到来之前,已有陈世卿等有姓名可查的37人考取进士。李纲到来之后,给沙县文化教育注入了活力,带来深远的影响,有陈山等姓名记载的进士、特科进士90多人。康熙版《沙县志》称,当时“五步一塾,十步一庠,士以诗书相劝……乘朱轮、曳金紫者不知其凡几也”。


    宣和二年,李纲离开沙县,在北归途中,回首南望,心意茫茫,写下了《西江月·征骑远》:“征骑远,千里别沙阳。泛碧斋傍凝翠阁,栖云寺里印心堂。回首意茫茫。分水岭,烟雨正凄凉。南望瓯闽连海峤,北归吴越过江乡。极目暮云长。”虽然召入京师,但宋朝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李纲的眼里是“极目暮云长”,心里是“烟雨正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