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
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3g.sxxww.gov.cn/
投稿:sxxww5822186@163.com
您现在位置:沙县新闻网 >> 经济文化 >> 文化 >> 浏览文章

沙县文史资料第二十二辑——滨海路今昔摭谈

来源:沙县新闻网 作者 未知 无障碍【语音播报】


    沙县经旧城改造,靠北朝南临河一带称滨河路。从205国道东行抵沙县境,隔河北瞰,可见翠柳垂堤、绿茵铺地、高楼林立,参差屏耸。路面东行如流水,行人来往不断,其景象不亚上海之黄埔滩,又恍见南京十里秦淮,令人悠然神往。本文着重回溯滨河路前身,旨在使留历史痕迹。

    

    旧城未改造前,沙县临河边背北是明代建筑古城墙,墙上雉堞如齿状排列,民居靠墙而建,朝暮炊烟缕缕,晒衣竿上似张旗迎风飘扬,城墙上西朝东依次开五道城门,名为“小水”、“师古”、“延福”、“庙门”、“文昌”等,为供居民取河水。各门均有城楼和下水岭。解放前沙县往来物资藉水运,小水门水位较深,是往来船只停泊装卸货物码头,非常热闹,延福门、师古门介于浮桥中间,是上下行人来往过河去水南通道。浮桥是使用船只架板供人过河行走的,沙县在1969年才建筑大桥。城墙下河堤有路,供船工拉纤行走,称为马路。每年端午节,沙溪河龙舟竞赛,多有红男绿女列立观赏。延福门俗名南门,有两重城门,中隔一小段路,故称廿四都门(笔者曾《廿四都门由来》一文详述,此处不赘。)其左侧有一座潘伊铭倡办的火力发电厂,厂后靠城墙尚有古祥凤桥遗墩露出。

    

    庙门下水岭要经一段坡道,城楼临街,解放前国民党在此设兴义镇公所。

    

    文昌门是为去洋坊、罗布搭渡口,枯水季节要经过一片滩,方能搭上渡船。

    

    入城门上街道,是为县前街,前街从西朝东分段旧称坊,师古门上称上状元坊,师古门下到南门兜,称下状元坊。抗日时期,为纪念南宋抗金名相李纲,上下状元坊合并命名李纲路。此地有典故说状元是向皇帝进贡一粒金螺得的。称为进宝状元。还有民谣云:“上三担,下三担,中间一大缸。”据民国17年版县志简载:“上状元坊为南唐状元张确立”。“下状元坊为宋状元张安立”。《八闽通志》栽:“张安为嘉定七年特奏进士”。则张安是进宝状元了。

    

    从南门往下到庙门旧名清水坊,亦曾为纪念孙中山,命名中山路。再往下过文昌门,这段路旧名宪司坊,亦名文庙路,因孔子庙处在此段。

    

    街南朝北紧附城墙一侧多为民居,唯最西端有约百余米长空坪,旧称“射箭坪”,传说是古时为考试所设。这侧在下状元坊地段,又砖砌西式洋房一座为天主堂、是葡萄牙人办的教会,解放后人民政府在此设民劳科办公。续下行到中山路地段也有一座砖砌洋房为教会办的学校,为圣智小学。解放后曾在此设中西医联合诊所。再下行到文昌门下,这一侧则没有民房,只有城墙雉堞。

    

    街背北朝南一侧,每隔段路有小巷直通县后街,从西朝东顺序是名:“老当铺巷”“罗家巷”“盐仓巷”(正对小水门)“师古巷”(正对师古门)、“曲巷”、“当铺巷”、“班厝巷”、“田公庙巷”、“池尾巷”(亦称永固庙巷)、“清水巷”、“招庆巷”、“谢厝巷”、“卢家巷”、“邱厝巷”、“林厝巷”、“蛤蟆巷”等十六条巷旧城改造,盐仓巷、师古巷、当铺巷均改成宽阔大道。

    

    这侧民居不少大宅院,皆四楹三栋,中间宽广明亮,直进三厅,后院通后巷,或直通后街,雕梁画栋,窗户刻镂花纹,门前挂扁额,以姓标出从西朝东行,在李刚路段有欧、叶、黎、乐、潘、张、黄、陈、官、陈、黄、陈等宅院,在师古巷上侧旧有黎姓宗祠。门前有石版坊、石栏杆,解放前国民党在此设军人监狱,其中曾有羁押过不少抗日爱国志士。在中山路地段最突出的是魏姓大宅院,其宅院方圆占地千余平方米,前大门临街右侧。大门朝池尾巷,左侧后有花园抵清水巷。大院后门可通到后街。前院左为“美以美”教堂,上有钟楼。也称“福音堂”,亦砖砌洋房,据云昔时亦属魏宅基地。魏宅主是晚清著名财主魏秀增的,此人曾捐过五品道台官衔。

    

    谢厝巷左侧为孔子庙,内有魁星楼。大成殿、兴国寺、考棚等等。今为沙县第一中学校园,保留兴国寺,据传李纲贬来沙县曾居此。

    

    卢厝巷下成为城隍庙,抗日时期省科学馆迁沙设此。解放后曾作粮站仓库,今恢复供城隍。

    

    旧城改造这侧民居,改建成高层大楼,特别是师古下侧官、陈等大院拆迁,改建成全县最高的廿一层大楼,今为绿园酒家,上侧黎姓宗祠则建成七层楼房的检察院。

    

    滨河路前身和大宅院均有不少传说,篇幅所限,未去一一搜集列举。今则靠城墙一边民房连同城墙都已拆去,城门洞、下水岭填掉,唯小水门城门楼成为关帝庙。原门洞仍保留完好门面,南门和南门兜大街辟府前广场,当铺巷下侧店铺,民居拆迁并入广场。从府前悬索桥可直瞰17层的政府大楼。每日清晨,广场草坪不少当地群众在做健身操。阅今思昔,世事沧桑,能不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