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
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3g.sxxww.gov.cn/
投稿:sxxww5822186@163.com
您现在位置:沙县新闻网 >> 经济文化 >> 文化 >> 浏览文章

沙县文史资料第二十二辑——《沙县民俗博物馆》建馆布展大纲预可行方案

来源:沙县新闻网 作者 未知 无障碍【语音播报】


一、《沙县民俗博物馆》建馆定位和原则


  《沙县民俗博物馆》建馆定位:为世人提供一个喜爱光临的文化旅游项目和观光名所,加强游客和观众身临其境的参与感,让游客在参观游览中,保持互动、交流与新鲜感,在休闲娱乐中感受、理解源远流长的人类历史和文化,将其建成“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沙县民俗博物馆》搜集展品和陈列布展原则:


   ◆搜集范围:沙县以及周边县、区〔永安、三元、梅列〕民生、民俗、民风实物;


  ◆年代切线:以明清两代为主,上下均可;


    ◆布展方式:以场景为主,陈列为辅;以实物为主,复制为辅;穿插互动与交流;


  ◆场景模型:复制或仿真,精当,确实。


    ◆辅助手段:声、光、电、图片、文字、壁画说明;


  ◆年底完成建馆和布展,“12·8”向游人开放。


  ◆开放后,继续收集展品实物,不断完善充实馆藏。

   

二、 《沙县民俗博物馆》建馆布展切入点


  宜从浓缩的沙县民生、民俗、民风场景入手,制作几组典型的沙县民居家庭场景、一个民间传统戏台和一条仿古商业街市( 含手工业作坊和工艺品店) 模型,辅以广泛搜集的民居、陶瓷、家具、服饰、交通、纺织、农具、民间艺术(娱乐)等各类“民间古董”实物营造一个充分展示沙县地方人类族群生存的历史文化空间。

  

三、《沙县民俗博物馆》建馆布展大纲(主线)


  1.《沙县民俗博物馆》前言


  公元405年,东晋义熙元年,闽中沙县初创,县境南接龙岩县,西邻江西石城县。跨有如今的沙县、三明、永安、明溪、清流、宁化等地。八八四年,唐中和四年,县治迁至凤林岗下,借助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原则,遂有县署、街区、城隍、学官,千家之市和百业之举。


    自古沙县商贾工技,视他邑为多,盖沙溪航运开发,溯九龙溪,可转赴汀州,沿闽江,可直达福州,闽西北大宗物产多集散于此。因往来贸易,中原移民与百越民同化,种习相沿。殆至今日,稻米、木竹、烟草、茶果等仍为民生经济之要目,给人以安定与祥和。百姓饮食崇俭,嗜小吃美点,然祭祀节庆,颇罗珍错。民间游艺应有尽有。肩膀戏剧最为传奇。婚礼重门第,不亲迎;若有少年颖异,善读书者,家虽贫穷,富贵之人,亦择贤为婿;贫寒子女,不勒彩礼,犹有古风。各教信仰,以佛教最盛。唐宋之际,张确科考及第,为闽中首位状元。两宋进士达145人,占历代沙县进士总数八成以上。出色京官陈瓘、邓肃等,尤表著佥。罗从彦成就闽学风范,边景昭堪称花鸟画圣。邓茂七率民反抗明朝统治,沙县政治、经济、文化为之大变。


  20世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不仅改变了沙县每一个行业,也改变了每一个沙县人的观念,而改革开放更使沙县出现新的繁荣。农林、生化、纺织、建材、食品、金属深加工等现代经济格局日臻精细,金沙高新技术园、金古工业园区初具规模,城市基础设施更加完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与政治文明再度辉煌。人民安居乐业,名得其所。沙县因此两度被评为全省经济发展十佳县,名列闽中社会经济发展前茅。


  2005年,沙阳公园拓展而创建本馆,搜罗沙县民生、民俗、民风实物史料,为世人提供一个对长时段人类历史变迁关注和思考的文化名所,意义深远,是堪嘉尚。


  说明:按业主要求,前言字数控制在660字,标点符号除外,此前言为2005年11月13日按业主要求提供。


  2.民居、仓廒、公馆


  模型一:富绅之家


  这是宋代绍定年间倪闪家。倪闪,为明嘉靖《沙县治》卷之八《人物》所记载的“第一县令”。 为宋代以来道德教化读本《太上感应篇例证》和《感应类钞》(《德育古鉴》)宣传的模范人物:


  倪闪,字泰夫。颖悟嗜学,家饶于赀,用俭而好施,每出以钱自随,遇贫窶则掷于其家,不问其知与否。及领乡荐,赴礼闱。在京师施与不减家居时。累试弗偶,人嗤之曰:“君日以济贫为事,何屡屈于春官,岂造物有未知耶?”闪闻益自励。绍定三年,寇起蔓延广东、江西,破汀州,侵县境。官兵获贼,县狱充牣,闪以愚民无知罹于法,日饮食之。已而贼斩狱出,纵火焚民舍,火将及闪家,贼党相与扑灭,邻家赖之得免。明年大饥,道殍相枕籍,闪济以糜粥,活者万计。五年赴省,邻人多梦竖旗里门,书曰“饘粥之功”。是岁果魁特奏名。除宁国府教授,出私帑创斋舍,置赡学田。所得俸余,分贻兄弟姑妹。秩满,迁广东提干卒。


  倪闪外出,总随身带着钱财,遇见贫穷的人,总是慷慨的把钱送出去,而且多年这样施舍,连进京赶考也与在家一样施舍不断,反正他抱定“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的心情。可见他家财万贯,资产不菲,我们不妨设想,一般的富,顶多在家乡散财,而倪闪在京城也如家乡一样的散财,多次进京考试未中,自然也是多次进京散财施舍,那可是京城啊,足见倪家不是一般的富。


  但是,乡人讥笑倪闪:“先生每天周济穷人,为什么却多次落榜呢,莫非老天也不长眼吗?“


  倪闪却更加奋发布施,绝无悔心。有一年闹饥荒,路旁饿死的人一个紧挨一个,倪闪设了个粥棚周济灾民,救活了上万人。第二年,倪闪又进京赶考,乡里人很多都梦见倪家门外锦旗高竖,上写着“饘粥之功”四个大字。倪闪果然在当年中了状元,后来官至宁国府教授(主管教育的官员),还有大量的家财贡献出来创办学校,为学校赡回学田。自己的俸禄也经常分送接济同宗族的兄弟姐妹。如此一个大善人,差不多一生都在做慈善事业,其家财实力,堪为当时闽中富豪。


  倪闪虽为闽中富绅官宦的人家,但家庭摆设与当地一般民居没有什么区别。客厅摆设场景(选取古旧富裕型客厅直接拆建到展馆),门庭中堂的神案供有菩萨、祖先神位和字画。左边摆“族谱盒”,右边“供果盘”,墙上还敬有龙神和财神,也供有门官和土地神。中间还有八仙桌,摆文雅茶具,左右摆红木太师椅、茶几、,家具等。餐厅八仙桌上的食物,显示的是一般沙县人的家庭主食。


  作为读书人家庭,倪闪家设有书房和私塾,所以在此家庭模型设置方面,可考虑书房和私塾场景,更为突出的是倪家门口常年高竖的“饘粥之功”旗幡。


  另据明嘉靖《沙县志》记载,倪闪墓葬在沙县半溪长坑。


  实物征集:古厝一间:供桌、八仙桌、太师椅、祖宗牌、香炉、族谱盒、灯笼、桌围、烟筒、茶具、书桌、字画等。


  模型二,平民之家


  这是最普通的平民人家。他们从外地迁来,没有土地,只靠给富商和官宦人家当佣工、店员为生。典租当地人的房屋,家人无论男女老幼,都不能入当地庙祠祭神求吉,所以带来原籍的神灵崇拜,如天后娘娘。他们生活在最下层,被视为“客佬”。


  以此小户人家的厨房(含吃饭桌)布展:内建一锅灶,一女烧火,摆设瓶罐、瓮、柴火、茶油灯、灶神、小烛台、香炉、吃饭桌、菜罩、爪篱、饭甑、石磨、柴炭、火钳、吹火筒等厨具和餐具。


  或以沙县“七夕”童子入学仪式布展:衣果香烛,排列庭前读书,谓之“乞巧”,亲友多以糖塔衣果相送。


  模型三:百工(商贩)之家

   

    这是一个集经营,居住为一体的百工(商贩)家庭,所以“以店为家”。主墙上敬有龙神和财神,也供有门官、灶神和土地神。主要以做、卖豆腐为生的店家仿制。


  沙县的豆腐“点浆”不用石膏或盐卤,而用隔夜的老浆水,所以沙县豆腐又白又嫩。用老浆水点豆腐的做法,据说为汉代淮南(今安徽一带)王刘安所创。用沙县豆腐制作的小吃家宴菜肴多达20多道,为沙县小吃餐饮一绝。


  豆腐店作坊场景设计,背景采用半立体壁画,凸显煮豆浆的大锅台。

实物征集:大石磨(磨豆子)、焙豆干等工具。


  模型四农耕之家


  这是一户典型的小农之家,除种田以外,还植树种菜,饲养家禽、家畜,有单独设置的织房、农具房和牲畜房。水井设在大厝的天井里,既方便又卫生。门庭的神案上放着菩萨、祖先神位,还敬有龙神和财神,墙上也供有门官和土地神,生活殷实,自给自足。


   以自给自足的农户人家举办传统结婚礼布展,或以迎亲为主要场景设计壁画。


  摆宴席的大堂墙上挂的是亲朋为庆贺而送的贺帐、喜联帐。实物征集:新郎新娘衣饰;花轿〔或红伞〕,盛(柜)、箩筐、乾坤书、灯笼(马灯)、松明、烟杆、竹蔑、铁笼、喜烛、福香、禄茗、宣书、启篚、米筛、酒瓮等。


  沙县城关人接亲与盘嫁妆:结婚前十天,男女双方各向亲友发出结婚请柬。结婚前一天,男家必送礼物至女家,名叫“行盘”,当地俗称“送六合盛”,“六合盛”以猪肉六斤、鱼六斤、粉干六斤、鸭蛋61个、蛏干两斤、目鱼两斤为主,另有全套猪肝心肺(方言喻义满盘欢喜)和雌雄鸡鹅各一对。另加盛价400~“800元,象价(即猪仔价)100元左右。五匠(木匠做家具、竹匠做盛具、金匠打首饰、锡匠做锡器、裁缝做衣服等)花红200元,喜烛四对、福香4封、禄茗4封、宣书(又称司书、礼生)2封,启篚4封,旌厨2封、晋使2封, 男家将以上礼物写上十全帖一并送女家,女家放鞭炮迎接。女家至时也有请宣书,宣书将礼品清点后,将喜烛、福香、禄茗、宣书、启篚、旌厨(主厨)、晋使(端菜)等红包名收起一半,另一半回给男方,意为女家给喜烛、福香、禄茗使用,并给男方的宣书、启篚、旌厨、晋使等有关人员发红包 。解放后,城区一带女方除收受男方行盘礼物外,当日嫁女宴客所用的全部荤索酒果和桌椅、餐具以及厨师、帮工皆由男方提供。男方亦有将你女家宴客洒席所需花费结算为前钱币一并付给女家,由女家自行操办的。男家送行盘礼物的队伍回去时则把女家自清晨起摆放在客厅让宾客观赏的嫁妆搬回男家。


  嫁妆之多少丰俭,视女家贫富不同而定。必备之物有烛台、衣箱、枕头、腰桶、马桶、浴桶(俗称桶盂)、女工用具。此外尚有各种铜器、瓷器、和金银首饰。沙县女子出嫁,不管嫁妆多少,陪嫁品都应有“三桶”,即:脚桶(沙县人称桶盂)、腰桶和屎桶(马桶),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住宅内室设有卫生间,三桶陪嫁逐渐消失。


  结婚这一天,男家派出迎亲队伍接新娘。当地旧俗新郎不亲迎,而派“朋友家”前往,并有一名内亲(姑丈、叔叔或舅舅)率领,以处理临时事宜。迎娶时辰一般选在清晨(丑时或寅时),但此前迎亲队伍已在女家门口断断续续燃放鞭炮意为“催妆”。乡村习俗迎亲队伍在前一天夜晚就来到女家,女家以烟酒款待,迎亲队的灯笼若被人藏匿,须用“红包”赎回。待嫁的少女在两位被称为“引领”(须请夫妻双全,有福有德的上辈妇人充任)的指点下,办完开脸(亦称绞脸、开面)梳髻、戴冠等事,尚须食用“太平蛋煮粉干”,并在衣兜里装上红枯、红蛋等吉祥物,母亲和其它女性长辈则嘱以妇德,并赠送“压肚兜”(沙县方言:压腹布,写为“兜仪”)红包,新娘来到客厅时,“引领”在她鞋底贴上红纸,迎亲队伍将中间贴有大红“福”字、四周贴有“百子千孙”红字的米筛〔意为“辟邪”〕作为新娘的头盖,然后行拜祖宗父母诸礼,最后盖上红头巾,在引领或胞弟的扶持下痛哭上轿,不哭则受讪笑,且有哭声洪大则男家将来必富之说法。新娘上轿后,引领将鞋底的红纸撕掉,有的则在新娘出门后,用扫帚在门槛外往里扫三下,立即关上大门,等新娘起程后方可开门,以示娘家的“财气”不被带走。解放前直至解放初期,迎娶新娘均用喜轿,乡间迎亲即使在白天亦须打火把,新娘打雨伞,以喻示古时抢亲在深夜不见天日之遗俗。1955年后普通改为步行,后改为双方骑自行车,1980年后都用摩托车、汽车、轿车迎亲。


  北乡(夏茂)人接亲与盘嫁妆:为七人迎亲队伍,两人台小箩筐:内装红烛、鞭炮、请帖和乾坤书;二人抬一小口猪(以猪易人);二人提马灯(或灯笼);二人扛竹片(或烟叶杆)。沙县有部分乡村民俗,嫁女有清点行盘礼物,若发现不足,当即以“添丁”为名向男方索足。


  模型五:沙县北仓


  这是沙县北仓,“东接县垣,旧名际晋。景泰元年,县令余宽重建。正德十六年,嘉请十五年,县尹何君亦尹、方君绍魁各增建五廒。徭偏、仓夫八名,斗口二名,今贮谷一万五百石有奇”。类似的预备粮仓在明代,还有东仓、西仓、南仓,连同北仓,均建于明洪武,这大概与明太祖朱元璋的建国方略有关。据说元末天下大乱,群雄并起,都在争夺天下,一位名叫朱升的著名学士,给朱元璋献过九字箴言,叫做“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朱元璋以此为建国方略,于1368年建立明朝,改革中央和地方行政机构,设立六部,废除丞相制,直接由皇帝负责;颁布一系列的改革政策。其中最重要的是广办儒学和社学,推行科举,广招人才,并要求各级地方政府协助农民修水利、屯荒田,建仓储粮。在和平时期,“广积粮”的意义就不仅仅是粮食和经济,更是综合国力的提高。


  沙县预备粮仓“迨嘉靖15年,增建五廒,咸丰间,始改为义仓,光绪六年,增建九廒。嘉靖时,积谷万余石,至清末叶,尚存6000余石。民七,沙城被围50余日,军民乏粮,开仓碾米3000余石,。十三年五月间,土著驻军,备用千余石。”


  模型:仓廒、仓管、门子1一2名。


  实物:蔑席、谷斗、扇车、大秤称、稻谷。


  模型六:尾历公馆


  这是经沙县前往闽西汀州府官道上的馆驿,专供过往官员或信使住宿及更换马匹的马厩(类似于现在的政府招待所),亦接待过往商旅。馆驿门口,总能看见醒目的“奉茶”二字,奉茶处摆设着一个架子,上面放着一个木水桶,还有几个碗杯和洗盆,不时有路人停下来喝茶。场景以明代尾历公馆〔今三明梅列〕设计。


  模型:馆驿、马厩、门子1名。


  实物:门口奉茶处设“奉茶”旗幡、架子、木水桶,几个木碗或竹杯和石洗盆。


  3.万寿宫戏台


  在主展厅现舞台位置仿真复制清代万寿宫古戏台〔实物参照富口古戏台〕。


  平时,戏台中央摆设(可移动)沙县肩膀戏某剧回表演片段模型。戏台背景采用现代多媒体手段,电子声控轮流播放60集《沙县1600年》大型电视系列片、沙县和夏茂大拆迁前的实景照片、明清《沙县志》刊载的手绘《县域总图》、《山图》、《河道源委图》、《城池图》、《县署图》、《县学图》、《书院图》、《武庙图》、《天后宫图》、《城隍庙图》、《文昌宫图》、《万寿宫图》,《东岳宫图》、《洞天岩图》、《北乡(今夏茂)地图》、《县城旧图》、《沙阳八景图》,以及沙县肩膀戏和沙县大腔戏班演出剧照,配环绕音响效果。解说员可以逐图介绍沙县的历史和民俗。


  遇重大节庆或接待贵宾,还可撤去戏台中央的摆设,邀请沙县肩膀戏和沙县大腔戏班在此戏台演出《花子过关》、《小放牛》、《穆桂英挂帅》、《白兔记》、《吕蒙正》、《雪梅教子》、《八仙献宝》等传统剧目,以及其他丰富多彩的民间娱乐节目。


  4.古代商业街市


  旧时,沙县商业街市上经营药材、布疋、印染、鱼货、凉果、书帐、文具、酒肆、餐馆的业主多为江西豫章、厦府(闽南)、福州和兴化人;本籍人主要是做农林土特产生意,如木材、笋干、土纸、晒烟等。商贸气息浓厚,经营不失传统,以诚待客,童受无欺,和气生财。店铺开业均举办开张仪式,敬拜天地和财神爷,贴“利市大吉”匾额和对联,宴请亲友宾客,亲朋及相邻商铺礼送镜屏、家私和贺仪致贺。


  在此,参观者可看到沙县传统商业名店,如木材店、笋干店、烟丝店、茶叶店、油铺(榨油作坊)、陶瓷店(陶艺作坊)、印染店(印染作坊)、米店(碾米作坊)、香菇店、土纸店、药材店、布店、鱼货店、凉果店、小吃店、酒肆茶楼等。


  ◆仿制明清沙县直街(俗称直巷)实景,接南门,直抵翔凤桥(壁画)。


  ◆重点制作3~5个具有本地特色的商铺名号,街市上穿插布置流动货郎担和沙县扁肉担。


  ◆另外,在《沙县民俗博物馆)内外适当位置,专设沙县土特产商铺(取古代商铺名号),专营沙县土特产商品和仿古、仿真纪念品,供游客选购。


  5、古代作坊:


  古代作坊,在中国传统的农产品加工中极为普遍,从砻米、磨面到油、酒、酱、醋都是,它们多是前店后厂,也有的是附社作坊,按说既是商人雇工,即是受雇于资本,为市场而生产。但是,要确定其资本主义性质,还必须雇工有一定的规模,有生产关系的具体材料。据专家考察,只有某些地方的制茶、刨烟丝、榨油作坊比较肯定,为数并不多。至于酿酒、制糖、造纸则多半已成为独立的工场。


  模型一:烟魁作坊


  沙县烟叶主要是晒烟,沙县晒烟相传始种于明末,已有300多年历史。品种有高杆,中杆、矮杆、青梗和特矮杆等。夏茂为主要产区,梨树、高桥、富口亦有种植。夏茂晒烟刨制的烟丝有“烟魁”之称。1984年以前,沙县晒烟仅供刨制烟丝。稍有身份者用水烟筒或长杆烟筒吸食,一般人则使用自制竹烟筒, 这种烟丝以“烟魁”为佳,“烟魁”据说是清代康熙皇帝所赐。


  民国初年,沙县晒烟年产约50万公斤。民国十年降为35万公斤左右。民国34年年产约36万公斤。1950年,全国烟叶种植面积6645亩,总产约52.5万公斤,后略有下降,1958年尚有4100亩左右,年产约35万公斤。1959年后,随着卷烟〔烤烟〕工业的发展,沙县的传统晒烟已经大部分改种烤烟。晒烟虽然濒临消亡,但是,它为沙县人民创造的财富却是永载史册的。


  模型:沙县晒烟、创烟丝工艺,背景用图片或大型壁画描绘烟田、晒烟场、晒烟土楼。让游客见识晒烟种植、晒烟和创烟丝过程。


  实物:畦绳、墒锄、晒烟席、刨烟丝工具等。


  模型二:陶艺作坊


  陶艺对久居都市的人们,是返朴归真地休闲劳动;是回归自然,体验另类娱乐的场所。陶艺特别对小孩们有很强的吸引力。小孩子对泥土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他们喜欢玩泥巴几乎是天性,对泥土的热爱绝不亚于对玩具的迷恋,似乎他们能够感知泥土的秘密,把泥土变为最理想的一种工具。陶艺馆,就是小孩子们玩泥巴的一个好场所,让小孩子们在这里捏泥做陶,既动手又动脑,锻炼他们脑、眼、手的协调能力,激发小孩子的创造力和求知欲,提高小孩子们在创作中发现问题、 解决问题的能力。小孩子们亲手做陶,把泥巴变成玩具,自由的稚拙童趣将给人生以永久的珍藏。


  陶艺馆一般有三个部分组成,即:烧陶、作品展览厅、陶艺作坊等。在古朴的陶艺作坊,游客可亲身感受整个陶艺制作过程::围上布兜,在师傅指导下,几分钟你就能学会揉泥巴、对圆心,让机台上的圆盘匀速转动,亲手制作出让你意想不到的作品来。你若是觉得满意,还可委托陶艺作坊对制作好的陶制品进行晾干、上色、烧制,隔些天,游客来拿回自己制作的陶制品时,又吸引了回头客。


  模型三:印染作坊


  明清沙县普通人家服饰式样简朴、实用。便服上衣短袖长袖,大前襟由左掩右,以领纽、右肩纽、腋下纽相连,纽扣多用布纽,偶有铜纽、珠纽。大襟衫长过膝盖。下衣是宽裤头深裆,穿着不认前后,左右对折,也腰带束身,男女都是一种样式,所不同的是女装在襟边、袖口和裤管口加饰花边。这种便服四季适用,时令变化时。只须脱去或加上一件长衫即可。


  布料多用地产乔布、夏布,品种有“乡长大布”,“雷沟大布”等。


  普通人家服饰多采用地产乔布、夏布,中上层人家用茧绸扣布为衣料,须染成各色制衣,故印染作坊业颇多,直到20世纪中叶,现代印染工业大兴,当地土法印染逐成历史。至今在沙县〔湖源〕尤溪、大田等偏远乡镇,仍然有用薯莨汁染的“腰机布”,因原料系用麻布经久耐穿,很受欢迎。


  模型:印染作坊以及传统印染工艺流程。


  实物:旧时沙县普通的人家服饰,地产乔布、夏布、腰机布等。


  模型四:榨油作坊(略)。


  模型五:造纸作坊(略)。


  上述古代作坊,即陶艺作坊、印染作坊、榨油作坊和造纸作坊以及豆腐作坊、蒸酒作坊、榨油作坊,制酱作坊、纺纱织布作坊等,具有相当巨大的旅游卖点,亦可建在沙县民俗博物馆外,结合园区山水和坡地,风格以闽中传统建筑为主,形成一个仿真古代作坊区,为《沙县民俗博物馆》之延伸,旨在增加新的景点,让游客即观赏又体验,吸引回头客,激增人气和商机。


  仿真古代作坊的运作方式〔举陶艺作坊为例〕


  ◆以传统的“前店后坊”的形式;


    ◆中小学或幼儿园集体陶艺教学培训,制作免费,烧制收费;


    ◆会员制方式,收年费或月费,可不限次数参加烧制及釉料另收费;


  ◆个人制作,制作及烧制和釉料的每次收费。


  6.古铜场作坊


  “古铜场”可采用壁画展示。


  史料考据:沙村建县时,治所设在古铜场。


  关于这个古铜场,在明嘉靖版的《沙县志》有两处记载:


  一是在记沙县建县时,“县治设在古铜场”


  二是在记载古迹“古铜场”时,又说“古铜场,在县东南九都古县治对岸,唐时置”。


  据当地村民介绍,“古铜场”在沙县古县村西的一个山峡里,上世纪下叶,省地矿部门曾经对此进行过金属矿产调查, 土层中确有大量的铜元素存在,只因不再具有开采价值而做罢。


  《新唐书·地理志》说“沙县铜有铁”。而在同书《食货志》里提到,唐代全国共有“银、铜、铁、锡之治一百六十八”,但是并没有说在福建地区设铜铁冶炼场。况且,唐初中央政府就加强对各地铜铁冶炼场的管制,在“唐大历七年,禁天下铸铜器”。所以闽中已不可能有铜冶。说明沙村古县治对岸早在设县之前就已经存在“古铜场”这个地名,《新塘书·地理志》所谓“沙有铜有铁”应该是指更远的秦汉朝代。


  另外,在沙县城西有陶金山,“昔尝有人淘金其下,故名”,这应该不是一个古铜场,也是明嘉靖《沙县志》的记载。再有《八闽通志·卷八十·古迹》记载,沙县“钱监,在县北三里。旧传为铸钱之所”。钱监,是古代政府设置的专司铸钱的机构。自秦汉时代,矿冶的采铸一直为官府经营,严禁民间私采私铸。1980年沙县城水南出土50余公斤汉代五铢钱和铜铿碎片,从窖藏年代,结合沙县自东晋以来就没有矿冶采铸的记载分析推断,旧志史料中的“古铜场”当属沙县建县前之事,也就是说,沙县建县之前——极有可能是闽越国或秦汉时期——有人开矿取铜、铸钱。


  种种史料证实,自汉武帝后,南中国的铜场开采和冶炼自汉代开始就由中央帝国直接控制,属于国营事业,而其劳动力主要来自中原四个方面:一是官奴隶;二是为政府无偿劳动的民工;三是出于某种原因判处服苦役的罪犯;四是具有特殊社会地位的熟练的专业工匠。他们在闽蛮之地生活下来,与闽越人为邻,有的娶了闽越之女为妻,饮食方面虽然保留了中原汉族的习惯,但也吸收了闽越人的饮食风俗。


  我们不妨设想,沙县“古铜场”,应该是最早进入闽中沙溪流域的中原汉人的一个历史佐证。在那山重水复的地层深处,受苦役的中国罪犯和当地的闽越土著民裸露着青铜的身躯在这一带攻山采铜。岁月沧桑,几度春秋,如今洞毁山平,青山犹在。当你走进“古铜场”身临其境,仍然能感受到古代采铜场“青山凿不休,坐令鬼神愁”的悲壮豪迈场景。多少年来,古代先民采铜炼铜的壮观场面与氛围,我们只能在诗仙李白“我爱铜宫乐”与梅尧臣“青山凿不休”的诗句中或明清旧志零星记载中寻摘想象。

  

四、《沙县民俗博物馆》展室物件收集


  l.目前重点收集有年代的民生物件


  农林物产类:果木、蔬菜、蚕桑、烟茶等土特优品种。


  农耕(林、渔、猎)生产工具类:龙骨、手摇水轮、水车、水碓、锄、耙、犁、秧梳、秧盆、砍刀、镰刀、刀具、谷斗、扇车、石臼、簑衣、斗笠、石磨:水瓢、类桶、猎枪、鱼网、鳅叉、度量衡具、交通工具等。


  传统手工业工具类:畦绳、墒锄、晒烟席、创烟丝工具等,纺纱机、织布机、榨油机、造纸工具,印染工具、陶艺器械等。


    2.目前重点收集有年代的民俗物件


    敬神、敬祖及宗教信仰实物用器类:神龛、祖宗牌、谱牒、灯笼、香炉、供奉对象:石敢当、山神、谷神、树神、土地神、门神、药神、家庭神祇、村镇庙观、庙会、修醮、禁忌;经典、教规、戒律、标志、歌咒、仪式、占卜用器等


    日常用品类:水烟筒、桌图、族谱盒、供果盘、茶具、瓶罐、瓮、石磨、柴火、茶油灯、灶神、菜罩、爪篱、饭甑、火钳、吹火筒、厨具、餐具等。日用服饰、地产乔布、夏布、腰机布,夏茂妇女服饰,凸现沙县先住民服饰。


    3.目前重点收集有年代民风物件

   

    娱乐游戏类:舞龙、舞狮、旱船、蚌精、夏茂游鱼,稻草龙,富口板凳龙等。


  文字类:信函、账本、歌谣、俚谚、歇后语、绕口令、故事、传说、神话、童话、剪纸、绘画、编织、雕刻、金石、碑刻、造型艺术、本籍人士著作等。


  娱乐、文具类:乐器、钱币、纸钞、牌具、印章、纪念章、纹章等。

  

五、沙县民生、民俗、民风背景资料


  见于文字记载的沙县历史有1600多年,而我们的动物祖先演变成人类之后进入沙县地面生活的历史似可追朔到20万年前,明显的证据是如今呈现在人们眼前的万寿岩文化遗址,当时的人类很原始,除了借助极其简单的石器工具,生吞活剥野兽的尸体外,还为自己的洞穴居所铺设了几十平方米的鹅卵石地面,这在当时的人类智能水平来看,算是惊人的进步了。


  公元379年,东晋太元四年(379年),在延平县南乡沙源地——秦汉时期的古铜场遗址〔今沙县城东古县村)置沙戉。东晋义熙年间〔405—418年〕,划延平县南郊区域设沙村县,县治设在今琅口镇古县村,为沙县之始设。


  隋代改沙村县为沙县。唐中和四年〔884年〕,沙县县治由古县迁往凤林岗(今县人民政府所在地)。沙县疆域面积,曾南及黄田岭〔今龙岩市界〕,西及站岭〔今江西石城县界〕,跨有如今的沙县、梅列、三元、永安、明溪、清流、宁化等七个县〔市、区〕地域。南唐期间,沙县辖地曾远及闽西南的武平县地。


   沙县境内山峦起伏,地表类型系山地、丘陵、河谷盆地。耕地面积只占境地面积十分之一左右,山林地面积却很大,一直到20世纪的民国初年,城关五里之外仍然是遍地的原始森林,森林覆盖率历史上占到90%以上,现在也有80%左右。木材、笋干和香菇等林副产品从唐宋时期起就畅销省内外,樟脑,樟脑油曾远销日本。稻、麦、豆是沙县三大主要物产,而木竹、甘蔗、烟草、笋干、香菇可称为沙县的大宗农副产品。丰富的森林资源还蕴藏的天然而丰富的菌类、蕨类、块茎类植物和野生动物。 


  沙县地域虽广,资源丰富,但历经封建战乱,寇氛蹂躏,人口消耗迁徙频繁。宋代最高统计数为6万人左右;明清两代皆维持在2.5~7.2万人以内;民国时期,达9~11万人左右,其中江西、闽南客籍迁徙为数最多;近50年时期,沙县人口从10万增至24万。


  从沙县在闽中的政治、军事、交通地位和发达的农林经济以及早期的商贸经济来看,古代沙县人的生活远胜于内地和沿海县镇,古代中国闭关自守,长期实行海禁,沿海县镇人民的生活相当艰难。所以沙县的人口变迁有“江西、闽南客籍迁徙为数最多”的史实。

   

    1600年来,沙县保持县级建制至今。历史上的沙县颇有引领闽中政治、军事、文化之先锋的地位。明代,邓茂七自号“铲平王”领导了一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农民起义,成为东南诸省人民反抗封建统治的光辉旗帜。清初,罗南生拥戴明皇室后裔在夏茂建号反清复明,成为清兵重围之地。民国时期,沙县为南北军阀必争之地,地方军阀卢兴邦盘距沙县长达十余年之久,中国工农红军二度进入沙县,并攻克县城,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沙县革命委员会。


  沙县建县后久属建安郡〔建州〕、延平府〔南平〕,唐代一度隶属于汀州。古代陆路不畅,水运发达,沙溪航运早在唐代已经开发,且相当有效,溯沙溪,九龙溪,可转赴汀州,顺沙溪可入闽江直达福州。汀州官员往来有人接应,商人也可按此线路奔走、经商。闽西地区的大米、木材、笋干、茶叶、香菇、土纸等山货特产大多通过小船筏汇集到沙县,而来自外埠的药材、布匹、鱼货、凉果等日常用品通过闽江运抵沙县,进行交换,因此,沙县“商贾工技之流视他邑为多”。


  建于明弘治七年〔1494年〕的沙县城墙,面临沙溪开有小水门、师古门、延福门、庙门、文昌门,这五个城门外均有花岗岩石铺就的专业水运码头,小水门还兼具客货两用码头的功能。各码头停泊的各类货客船只多时达300多艘,真可谓商旅如云,樯桅林立。商贸的繁华、人口的杂居,以及南来北往的食客,极大地促进了沙县的商贸业、旅店业和餐饮业,使沙县成为闽西北最繁华的中原汉族饮食文化的汇集地。据可靠记载,清同治、光绪年间,沙县销往国外的茶叶、毛边纸达到历史高峰,木材、笋干、晒烟、花柰、木耳、香菇、板鸭等土特产品蜚声东南数省。


    沙县人主食为稻米,三餐干饭,荤素兼食。通常是早晨捞足一天的饭,三餐重蒸食用。人口多而贫困的家庭,常杂以番薯、山芋、南瓜、粟(小米)、大豆等杂粮。动物性食品常常以家养牲畜为点缀。为改变单调乏味的谷物和瓜菜食谱,饼馔面膜、粉干粉丝、糍粑、米馃和稀有的植物块茎磨粉制作的食品,如芋包、米粉等,成为非正式饭食的补充,即所谓“沙县小吃”,用以节日庆典和招待宾客。沙县人有冬季酿照米酒的习惯,这与南中国的地理气候有关。清康熙版《沙县志》载:“隆冬造酒,制曲为先,为红酒,为长水,为短水,为米烧,为玉露,为冬白,各有不同。”夏茂一带多酿白酒,城区则喜欢用“酸冬红”。逢年过节或红白喜庆盛行猜拳,倘有所节制,不失为快事一桩。沙县人的日常饮料为茶和开水,乡间农家亦有饮用冷水的习惯。沙县茶的历史可以追朔到唐代,有关沙县茶的记载颇多,物产有茶,赋役有茶,古地名中有茶丰峡、茶坪、茶窠、产茶岗、茶盘岭,茶产自山里,而且“茶出半岩者极佳”。唐代陆羽《茶经》卷下《八之出》评各地所产茶之优劣,叙说唐代茶叶的产地和品质,将唐代全国茶叶生产区域划分成八大茶区,每一茶区出产的茶叶按品质分上、中、下、又下四级,其中提到“岭南:生福州、建州、韶州、象州。”唐时沙县属建州。可以说明唐代沙县产茶。另外关于唐代沙县产茶的生动记载,还可以从晚唐诗人韩偓隐居沙县期间的一首诗看出,那是韩偓在打算到江西的旅途中,被闽国丞相的差使截回,在沙县郊外过夜时的情景描绘:


    访戴船回郊外泊,故乡何处望天涯。半明半暗山村日,自落自开江庙花。数醆绿醅桑落酒,一瓯香沫火前茶。


    唐代制茶与饮茶方法与现在不同。唐代用茶,即诗中所谓“香沫”,是将茶叶碾末焙成膏,所以只能用“煮茶”的方法,饮茶叫做“吃茶”,元代沙县洞天岩有“吃茶去”的传说,就是这个意思。后来发展到“分茶”,是一边冲水,一边搅拌茶膏,说明这种茶非常耐“煮”。从韩偓的诗中可以佐证闽粤流行已久极其耐泡的“工夫茶”起源于唐代闽中。


    沙县久以“小康乐土”著称。清代康熙版《沙县志》记载,沙县被称“民殷富”、“民富”、“乐土”、“饶益”的乡镇〔都〕占八成以上。在这种小康经济水平所形成的消费方式是“既要讲究又花不起太多钱”的经济实惠型,表现在食文化方面,便是品种繁多,风味独特,经济实惠,闻名遐迩的“沙县小吃”。但“沙县小吃”仍是沙县平民家庭比较奢侈的一种非正式饭食,普通沙县人也只有在过节和喜庆的日子,才可能打破日常主食的单调和不只,烹饪、厨艺全赖民间宴请和民俗节日活动才得以流传和演变。


  沙县民俗原美,阅时呈久,古风尚在。 据民国25年《沙县概况》记载,沙县“传统宗族的组织,以族长为最大,次为房长,千百年来,仍能保持原态,家族观念甚深,小姓受侮尚少,全县大姓,首推陈、张、林、洪、罗、邓、黄,乡间率多聚族而居,各族之中,均立家庙,各房各建宗祠,族谱以发源祖宗,及分衍支系数,绘图列表,间有将先人行实,分别立传者,坟墓祠产,尽列谱内,纵无显著之条约,而族长房长,年多耄耋,均得一族一房之敬仰,每逢祭祀,多领祭肉祭馃而已。族房各有不同,大概均为祭扫及忌日之需,每年收支,量不敷出,如遇收入短少,即将扫墓祭日之宴饮等,樽节开支。其祭祀分为清明坟中秋坟两节,忌日则在祠堂祭奠。”

   

    “主要宗族姓氏如分区言,县城为第一区,陈、林两姓最多,第三、五、六等区为邓、黄,第七区为洪、罗。第二、四两区较为复杂。”

   

    最近的户籍统计(2002年,,沙县姓氏人口按多少排列,张〔22808〕、陈〔20751〕、罗〔14939〕、林〔14161〕、黄〔13821〕、邓〔12636〕、吴〔11567〕姓最多。

  

    “沙县家庭的组织,上自高祖,下迄元曾孙,能以同居者为荣,唯亲戚尚少。 家庭制度,仍以旧道德是尚。知亲睦,节开支。各有职业,从事生产。固以属大家庭同居为利,倘家长不善督率,管教无方,养成依赖,任听游荡,及分居后,较知独立,然集合较少,情感渐疏,奖亦不免。我国子承父业,自古为然,长子以多分。 立嗣由亲及疏,赘婿必须异姓。分产多可均分。 分居原因,一因个性之太重,二因妇言之离间,加之年来,生活困难日趋严重。凡男子长成,多有分令自撑门户之趋势。父母管来子女之程度,多数主严,子女婚姻均由父母自主,子女多以自由择配,却以为耻。离婚尚少,就或有之,须经法律宣判,始无问题。”

  

    沙县为先贤过化之地,历史名人众多。唐代出了一个影响广东及东南亚一带的著名高僧惭愧法师〔俗名潘了拳〕。“雏凤清于老凤声”的晚唐大诗人韩偓曾挈族入闽蛰居沙县。 宋代文教昌盛,出现“五步一塾、十步一痒”的盛况,全国进士达129人,占历代进士总数的86%,其中有朝廷颁发的“第一县令”、大慈善家、道德楷模倪闪,理学家罗从彦,首倡在泉州设立专营与外国进行商贸活动机构的陈偁,有以直谏和诗文名闻朝野的京官陈瓘、邓肃,还有谪贬沙县的国史编修、后复出为相的李刚,明代户部尚书陈山,清廉为政,更为后人称颂,明宫廷画家边文进被称为花鸟画圣。

  

    沙县自然景观迥异,名胜古迹众多。早在宋代,有“沙阳八景”风景名胜,其中洞天岩、淘金山风景最负盛名。如今,七仙洞是省级风景名胜区,罗卜岩是全国唯一的楠木自然保护区,占地1200多亩的沙阳乐园为闽中地区最大的城市主题公园,兴国寺、古城墙、孝子坊民居、以及东南沿海现存最大的城隍庙,都蕴含和显示着巨大的旅游开发潜力。


    沙县民间文艺最具特色的有肩膀戏、大腔戏、划龙舟、舞龙、舞鱼、迎烛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