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
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3g.sxxww.gov.cn/
投稿:sxxww5822186@163.com
您现在位置:沙县新闻网 >> 经济文化 >> 文化 >> 浏览文章

沙县文史资料第二十二辑——编 后 记

来源:沙县新闻网 作者 未知 无障碍【语音播报】

    父亲近年不跟我住一块,中秋节来家里一块过节,加上姐姐一家,吃团圆饭。那天父亲显然很高兴,于是跟我们谈起了他儿时过中秋的一些往事:沙县人以往过中秋,也博饼的,像闽南的过普渡,但又不完全一样,带有赈济穷人的性质。一般是有钱的商家事先找人定制很大块的饼,有的据说跟圆桌面相当,晚饭后便燃烛点炮,将饼摆在店门口让人来切,谁切中背面有记号的那快,便可以拿走。 因为有奖无罚,参加的人很有胜算,当然大家络绎不绝,于是围观的群众就会越集越多……大人们忙着团圆节喝酒搏饼之际,小朋友们既无电视,也无电子游戏,于是就三三两两聚成群,开始巷战,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巷战就变成了一种习俗,南北门,东西街,各有首领,互有对头。大抵是打泥土仗之类的,好像也没什么重伤死人的记录。谁家孩子头上被砸起两个大泡,谁家孩子跑跌倒崴了脚,倒是常有。

  

    其实我正在着手编辑这册《风俗杂谈》,这不禁使我也想起了,读小学时,我也参加过这类土仗,但那时是以班级或小组为单位了,也不固定在中秋。这些,会不会是父辈们那种巷仗的一种变形和延续?

  

    人们说海边长大的人容易有宽广的胸襟,草原上的人,心怀也更开阔。我当然信,环境造就人,肯定非常有道理。但我却认为有一点是不容忽略的,那就是海边更容易接触到外来文化,我们说舶来品,跟船,就不无关系。所以沿海总是比内陆更开放,这在水路交通为主的时代,更是如此。沙县不靠海,但由于沙溪河水路交通的关系,同样也滋养了沙县人的湖海襟怀,使之迥异周边县区。商贾往来间,使这里成为多种文化的集合体。沙县人不排外,即使你初到此地,操着南腔北语,比如你到小吃摊上吃点什么,先吃好了,完了付账,店家绝不会多收你一分钱。此外,如果你细心观察,认真体会,沙县人对外来文化的吸纳之快,真的是到了惊人的程度,无论服饰、饮食、语言还是生活习俗。

  

    近些年由于担任沙县客家联谊会秘书长的工作,我总是很留意沙县与客家的联系,力图能铺捉到哪怕是蛛丝马迹,遗憾的是,所获无几。难道客家学的先驱罗香林把沙县归入纯客家县没有任何依据?其实他是没错的,只是沙县人“善变”,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他那个时代的沙县,跟现在的沙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编这个集子,显得很有意义,记录下沙县的一些风土人情,不仅对外来人,对未来人,也是弥足珍贵的。在此之前,我曾因为要准备参加县十一五规划的讨论,想起年初去省博考察时,省里的剧种分布图中标明沙县还有其他剧,向陈玉堂老先生请教过关于沙县梨园的一些掌故。他就很清楚地记得,沙县传统的剧种中,除了肩膀戏,过去每逢节日或庙会还有一种叫“台阁”的东西,大抵是用车拖着活动戏台,到处演出。现在的年轻人,一定跟我一样,没看过。如果当时有史官记下这些东西,不要说我们能知道是什么样的,就是要恢复,也容易。


    本辑共开辟了六个栏目,《地域变迁,民俗及传说》多为跟民俗有关的一些坊、馆来历。《徐肇敏专栏》则选用了徐老师若干篇关于沙县民俗的短文,文章写的生动有趣,颇值一读。《婚丧喜庆》收录了张宗健先生的遗作。《学术与争鸣》选用了李泽曾先生关于客家学术的两篇论文。《城郊与乡镇习俗及传说》刊用了林艳清、彭茂星两作者的三篇,因为他们基本是取自民间口碑资料,虽难免有些神话色彩,我尽可能保留其原汁原味,略备一格。《民俗档案》中收入了一些民俗博物馆的策划案,系张一雄先生为纪念建县一千六百年,与我们一起参加沙阳乐园提升改造文化长廊及民俗博物馆策划时所作,其中有大量他个人的考证和论述,是一个很有参考价值的文案,因此将之收入。

   

    常言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这是指横向的、地域上的差异。仅就一地而言,纵向的、时间上差异,也应该是存在的,我们姑且称其为“十年不同风,百载不同俗”吧,诚然,这种比喻是不确切的,以至于有悖于风俗的本意,因为既然能构成风俗,就有着它的固定性、传承性。我想说的,是一切都在变,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要记的给记录下来。去年后,我又接受政协提案工作,担子更重了些。限于水平,加则时间仑促,讹误难免,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乙酉冬   剑敏于太史溪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