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
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3g.sxxww.gov.cn/
投稿:sxxww5822186@163.com
您现在位置:沙县新闻网 >> 沙县小吃 >> 记住乡愁 >> 浏览文章

舌尖上的沙县小吃 沙县学子的的乡愁

来源:凤凰网 作者 未知 无障碍【语音播报】

    走读

 

  界世

 

  只缘花期留痕

 

  陈韵莹 北京外国语大学2013届俄语专业

 

  来到北京很多个月了,我有诸多不惯。但所幸我本来就比较随意,许多生活上的小事也就慢慢习惯了。唯有吃饭这一头等大事,总是难以快速适应。虽然不至于吃不下,但小小的不合口味也总让我感到无比失望。吃饭,一次又一次地勾起我的思乡之愁。

 

  第一天到学校食堂吃饭时,看到那一个个盛菜的大托盘里或红或白的菜肴,我便提不起食欲。我再仔细一看,那道菜里遍布着许多小圆圈状的红辣椒,那一抹鲜红让我条件反射般感到满嘴的火辣辣。更可恼的还有无处不在的豆皮与豆干。在家乡,从来就只有水灵灵白嫩嫩的豆腐,以及煮起来里面也会饱含一汪汁水的豆腐干,哪里有这等难嚼的豆制品?

 

  当然,在北京这个外地人云集的地方,我偶然也能发现一些家乡的味道。学校后门旁边,便有一家沙县小吃。小学时我经常与爸爸一同去对面街上的沙县小吃吃早餐,沙县小吃于我而言有童年的味道。当我第一次走进那家小店,点了我以前一直点的飘香拌面与柳叶蒸饺时,我惊喜地发现它们的味道与儿时的几乎一模一样。那一刹,我仿佛遇见一个相识已久却多年未见的老友,激动地相互拥抱着,倾诉着彼此多年来的想念。拌面仍是极素的拌面,只有刚煮熟的淡黄色面条,以及包围在四周的咖啡色花生酱汁。那酱汁远比真正的花生酱稀得多,不然拌面就拌不起来了。拌面一上桌,就要小心翼翼地搅拌着面条,让面条与酱汁相融。拌的过程中不能用力过猛,否则满满的酱汁极易溢洒出来。拌到最后,酱汁已不再呈现液体状态,而是完全与面条融为一体。通常我拌的时间都会比吃的时间长,浓浓的花生酱味总让我停不下来。记得小学时跟爸爸一同去吃,我自己一个人就吃完了两份拌面,虽然吃到最后已经很撑,但我还是吃完了,仅仅是因为太好吃。那一天爸爸对我的能吃没有说什么,尽管他一定知道我撑得要命。只是以后再去吃时,他再也没有主动问我是否还要再吃一些。爸爸就是这样,不声不响,希望我多吃一点,又不想我太撑。如今在北京,我自己一人吃着拌面,感到幸福无比。至少,我在辣椒与豆皮的围城中不再孤苦无依了。

 

  与其说想念家乡,还不如说是想念家乡的美食;与其说是想念家里的饭菜,还不如说是想念吃饭时家人不断夹菜与絮絮叨叨。那些味道,全因其中满载的爱而在我们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记。如果那些味道不曾带着家人的烙印,如果那些菜肴没有深深的爱的痕迹,又怎会有那么多舌尖上的乡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