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众文化 手机版 无障碍 微博 关注微信
手机浏览器打开http://3g.sxxww.gov.cn/
投稿:sxxww5822186@163.com
您现在位置:沙县新闻网 >> 理论视野 >> 学习思考 >> 浏览文章

理学先贤陈瓘

来源:沙县新闻网 作者 未知 无障碍【语音播报】

沙县在宋代文教昌盛,出现了“五步一塾、十步一庠”的盛况,全县进士达129人,占历代进士总数的86%,涌现出一批执着于义理,倡导践行理学道统的学子。清代学者李清馥在《闽中理学渊源考·卷七》称:“延津杨罗李朱四贤之外,私淑程門而与龟山师友者忠肃(陈瓘)与黙堂(陈渊)二先生为最著”。南宋朱熹为沙阳陈氏留下一幅对联:“一门双理学,九子十科名”,这“双理学”指的正是陈瓘及其侄儿陈渊。

陈瓘(1057——1122年),字莹中,号了斋,沙县城西劝忠坊人。元丰二年(1079年),23岁的陈瓘以科举第三名(探花)的成绩步入政坛,官至左司谏(正七品)。著有《了斋集》《了斋易说》《尊尧集》《论六书》等。陈瓘逝世后南宋朝庭赐谥为“忠肃”(虑国忘家曰忠,则德克成曰肃),他的人品为世人所称道,罗贯中在《水浒传》中,把他作为正义的化身,担当招安梁山起义军的工作。第97“陈瓘谏官升安抚,琼英处女做先锋”;第100“张清琼英双建功,陈瓘宋江同奏捷”。明代著名作家冯梦龙编写的《智囊》一书,根据历史事实编了《陈瓘料事如神》、《陈瓘攻蔡京之恶》等两则故事。

勤学笃行的陈瓘。一是刻苦学习、博览群书。在沙县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邑人罗思服梦见羽衣道人授予他一首诗,诗曰:“吾闾仙桂出丛荣,紫陌先登历几春。昨夜月娥亲会与,黄金榜上第三名。”罗思服醒来后抄录下来给乡里人看,大家都说:“惟陈瓘可以当之。”少年陈瓘喜爱阅读和写作,“终日写阅,不离小斋。”疲倦了就卧床休息,醒来后继续读写。每晚睡前必将灯烛放在床头,便于随时取用。二是兴趣广泛、书法有成。陈瓘对书法造诣颇深,传世的真迹有《仲冬严寒帖》。李纲曰:“了翁书法,不循古人格辙,自有一种风味。观其书,可以知气节之劲也。”邓肃曰:“开卷凛然,铜筋铁骨,洗空千古,侧眉之态,盖鲁公之后一人而已。”明陶宗仪曰:“精劲萧散,有《兰亭》典型”。由是观之,其书法出神入化,可谓高妙矣。

重视教育的陈瓘。一是提出“幼学”(小学)的教育理念。陈瓘在《谕子侄文》中提出“幼学之士,先要分別人品之上下,何者是圣贤所为之事,何者是下愚所为之事。向善背恶,去彼取此,此幼学所当先也”意思是说:小孩子刚接受教育,首先要让他懂得分辨人品的好坏,因为向善背恶是小孩子求学面临的大事。陈瓘的“幼学”观点被朱熹直接编入《小学》中。二是强调教师是立教之本。陈瓘认为经过后天的学习,人是可以改变的。他在《责沈文》举例说“徙粤人而置於齐里,则粤语可易而为齐”。这种改变最重要的是找到好老师,他在《责沈文》中说“思诚之道莫先於学,务学之要在於求师”。三是提出立志是成才的前提。陈瓘在《责沈文》中指出 “念慈母之爱至于三迁,自幼至老不厌不改,终始一意,则我之不动心亦可以如孟子矣。”陈瓘以孟母三迁的故事为例,指出古代善于学习的人,都有一个远大的抱负,并由此引发他的内心之气,去求道、悟道、守道,而且能够不为事物的表象假象所迷惑,成为像孟子一样的大学问家。四是培养造就了陈渊等一批闽学践行者。《宋元学案·陈邹诸儒学案》记载:“舍人曾先生,监场詹先生勉,尚书廖高峰先生,知州林先生宋卿,机宜李西山先生郁,中奉蒋先生璿(父浚明),宣奉蒋先生珫(合傳),蒋璿、蒋珫兄弟,赠金紫光禄大夫浚明之子,忠肃弟子也。”“了翁弟子□東南,其后多归龟山之门。”该记载说明陈瓘的子弟后来大多成了闽学鼻祖杨时的门生。值得一提的是陈渊(10671145)字知默,世称默堂先生。他由于幼年丧父,从小在陈瓘的身边长大,养成忠诚、正直的品德。后来,陈瓘把他送到杨时门下学习,勤奋好学的陈渊深得杨时的喜爱,杨时不仅对陈渊的学业大加赞赏,说他“深识圣贤旨趣”,而且将女儿许配给他。陈渊还是杨时著作的主要编撰人。

经世至用的陈瓘。一是不畏权贵、刚正不阿。御史龚尖因弹劾蔡京误国,被蔡京一党驱逐出京。陈瓘上书言朋党之争误国:“绍圣以来七年间就有五次驱逐朝廷大臣的事件。被罢免放逐的都是蔡京不同政见的官员。今天又要驱逐龚尖,公理何在?”陈瓘还上书抨击皇太后干预朝政等事,得罪当朝权贵,履遭贬谪。二是敢于斗争,保护《资治通鉴》。新党人薛昂、林自为了达到彻底否定司马光的目的,商议要毁掉《资治通鉴》刻板,陈瓘知道后,与新党人士直接论辩,指出该书题引有神宗皇帝的序文,你们毁掉刻板就是否定神宗皇帝,使《资治通鉴》得以保存。三是撰写《尊尧集》,阐明新学危害。陈瓘认为“临川之学(王安石及其新学),不以春秋为可行”,在学术上有瑕疵,以王氏学说代替儒家经典,使科举有了捷径,使人们产生急功近利的思想。他撰写《尊尧集》,王安石的政事、学术进行批判,指出“私史之诬,发于安石”,申明自己“误学其教,岂可以不悔”,“臣之所以著《尊尧集》者,为欲明臣改过之心”的转变。学术界对王安石的政事、学术进行批评、指责的论点多来源于陈瓘的《尊尧集》,某种程度上就是受陈瓘的影响。(沙县县委宣传部 邱泽忠)

(编辑:陈光铨)